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婆母训新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于瑾看到太后的轿辇在,又见婵夏站在那被一群人围着,脸上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忙三步并两步的过去。

    “参见太后。”

    “起来吧。”

    婵夏心里腹诽,这老妖婆子忒双标,她在地上跪了好半天,这老妖婆子都没说让她起来,师父来了她倒是回应的挺快,真是看她好欺负啊。

    “微臣的徒弟长在民间,不懂规矩,如有冒犯太后之处,还请太后责罚。”

    于瑾这疏远的态度让太后的眼眸暗了暗,眼底有浓浓的忧伤划过,她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地看着于瑾,想把他每一处都刻在心底。

    直到身边的嬷嬷咳嗽了声,太后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你教的不错,她还算懂规矩,哀家看她投缘,便赐了个镯子给她。”

    “还不谢过太后。”于瑾看了婵夏一眼。

    婵夏接过镯子,心里翻白眼,又要跪了。

    “谢太后恩典。”

    “你好好跟着于瑾,好生伺候着,平日也要多看些《女则》《女戒》。”

    “谨遵太后教诲。”信你个老妖婆子,她看那些玩意谁陪着师父验尸查案?

    太后训完了婵夏,又多看了于瑾几眼,这才起身,前呼后拥地进了御书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婵夏觉得太后的眼眶有些红。

    师徒二人一路无话,出了紫禁城,婵夏这才夸张地松了口气。

    “以后我可真是不愿来了,这破地,见人就要跪。”

    于瑾冷哼。

    “我看你倒是混的如鱼得水,陛下说了,要多带你进宫说话。”

    婵夏可算是把成帝忽悠的不轻,这次无中生有又在成帝心里大大露了脸,也算是御前红人了。

    “我这无名无分的,总进宫算咋回事啊?你没看到太后今儿那脸色么,好家伙,知道的这是老妖婆子找茬,不知道的——”

    婵夏趴在于瑾耳边,小声嘀咕:“还以为是婆母给新妇立规矩呢。”

    说罢,惟妙惟肖地模仿太后的口吻:“要多看女则女戒——我凭啥要看那种鬼玩意?”

    她阿爹都没让她看呢,这老太婆倒是多管闲事。

    “不可胡言乱语。”于瑾蹙眉,这丫头口无遮拦的,亏得这里没别人,否则让人听到,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婵夏吐吐舌头,摸了摸手上的玉镯,质地极好,上面还留着那尊贵妇人的余温。

    “你说她干啥赏我这个啊?给陛下添堵?”

    于瑾是新帝眼里的功臣,太后跟新帝又不是同一阵营的,跑过来给敌方大将送东西,怎么看都像是找茬的。

    “她给你留着便是,在陛下眼皮子底下,她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婵夏叹了口气,看着手腕上的镯子上火。

    这宫里的人也忒抠了,送她一个带过的老镯子,她又不能变卖成现银,平日里又戴不出去,给现银多实惠啊...

    “寻常人求之不得的赏赐,到你这倒成了负累了。”于瑾看她纠结的小表情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又琢磨钱的事儿呢。

    整个钻钱眼里的丫头。

    “我就想不明白,他们争来抢去的有什么意思?就说这镯子吧,是好看,可戴上了又要担心丢了又要担心磕着碰着,弄不好就治我个大不敬之罪,条条框框限制那么多,哪有咱们在外来的潇洒自在?”

    太后她今儿也见过了,不过就是个心思比较多的老妇人,也没有比别人多条胳膊多条腿,身边是不少人伺候,可能说上话的也没几个。

    整日里勾心斗角的,折寿啊。

    什么帝王家,在她看来不过就是个华贵的牢笼。

    “人的出身是无法选择的。”于瑾淡淡的看向车外,一语双关。

    “也是,就像我,生来就是个仵作的孩子,外人都瞧不起我,不过我还是过的挺开心的,就是有些遗憾,我都没见过我阿娘长什么样。”

    婵夏想到之前在魏王府的那个案子了,叹了口气。

    “其实我查王妃案时,也会幻想,如果我阿娘活到现在,是不是也能如魏王妃那般对子女,爱到深处奋不顾身,如果有什么人不讲理的打我、克扣我的鸡腿,我阿娘会不会也为我落泪呢?”

    婵夏是想说,没有娘的孩子太可怜了。

    这时候最后一句,越听越不是那么回事。

    于瑾眯眼。

    “你阿娘活到现在看你现在这不着调的样子,只会觉得我打你太少,鸡腿让你吃的太多。”

    “才不是呢!都说慈母情深,我阿娘怎么可能跟你一条心,跟着你一起欺负我?”

    “哦,听起来,你对我怨念颇深?”

    婵夏把头扭到一边,学着他的口吻用力哼了声,有些事儿你自己寻思吧,夏姑娘也不是一点脾气没有的!

    “本来还想带你去京城的宾鸿楼吃肘子呢,那家的肘子做的堪称京城一绝,香而不腻,既然你这么有骨气,不如——”

    “师父!这不是我那英俊潇洒神武无敌疼我如父父爱如山的师父吗?”婵夏扑过来了。

    节操什么的,一秒就能丢脚丫子底下,使劲踩两脚。

    于瑾嫌弃地用扇子抵着她的脸。

    “你是该读读女则女戒了,不要动不动就往我身上扑,成何体统?”

    “你是师父又不是外人!再说不还有肘子吗?”婵夏吞吞口水,一点不觉得自己逻辑有问题。

    师父=大肘子

    于瑾用折扇连续敲她好几下,看她像个大肘子!

    宾鸿楼就在京城最繁华的街上,车还没停稳婵夏就蹦下来了,满脸的雀跃。

    “你以前没来过?”于瑾问的是前世,按着丫头自己说的,她前世已经是厂卫的二把手了,这里应该经常出入才是。

    一提这个,婵夏的嘴都要撇耳朵后面去了。

    “你觉得咱们那买点头面都要赊账的小破府,有多少财力够我整日海吃胡塞?”你自己俸禄多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婵夏虽然敛财厉害,可架不住府内开销大,这种高消费偶尔吃吃也就好了,哪儿能天天来。

    “嗯,也好,省得你越吃越肥。”于瑾好笑地掐了下她的脸蛋,故意说反话。

    这丫头虽然能吃,却也不见肉长哪儿去了。

    婵夏倒吸一口气,好一个毒舌蛋!

    待会一定要狠狠吃他一顿,让他心痛!

    俩人正笑闹着往里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于瑾的脸霎时沉了下来。

    “呦,这不是大忙人于公公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