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三章:可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老爷!”翁百岁心中震怒,自己是来求齐家帮忙的没错,可并非齐家的一条狗,这齐典欺负人是不是欺负的有点过头了?

    是人都有底线,翁百岁也并非那种只会一味曲意逢迎的人。

    他好歹也是闽江霸主,圣东三大区之一,岂能卑微到让齐家为所欲为的地步?

    齐家在圣东地位不凡是不假,但还没到可以这样欺辱人的地步吧?

    心中有火,翁白岁说话的语气,自然也跟着不好起来,“齐老爷不肯帮忙,那便不帮就是,何苦这样刁难别人?”

    “刁难别人?呵呵……你算个人吗?”齐典语气平淡,说出来的话,却是暴击。

    只有真正发自内心地不把翁百岁放在眼里,他才能用如此轻松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翁百岁怒火中烧。

    这齐典,实在是欺人太甚!

    赫然转身。

    他偏不按照齐典的要求去做,又能如何?

    “刷刷……”

    两边突然冲出来数名护卫军,将翁百岁和翁禄的去路拦住。

    意思,很明显。

    不按照齐典的要求去做,他们今儿个,是别想离开这里的!

    “刷”的一下,翁百岁抽出灵刀,怒喝着跟那些人缠斗在一起。

    只是,他们二人在人家齐家的地盘上,如何能讨到好处?

    不过十来个回合,二人就被制服。

    “砰砰”两下,两道大力踢在翁百岁和翁禄的膝弯处,二人吃痛,“噗通噗通”着跪倒在地。

    翁百岁立马想起来,肩膀却被两只大手死死地摁住。

    翁管家同样如此。

    那齐管家走上来,二话不说对着翁百岁的脸上就是两个大嘴巴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们齐府是什么地方?”

    明着,是在教训翁百岁,讨齐典欢心,暗地里,不知道将这翁百岁骂成什么样子。

    一点颜色也没有的狗东西,亏得他刚才还为他说了那么多好话,居然这么不上道。

    要知道,这事搞不好的话,可是连他也会受牵连的,故而,这齐管家才会这么急于出手教训翁百岁,只希望这个没眼色的狗东西能赶紧服软,别把事情闹大就好。

    被齐管家那两巴掌打的有些晕头转向,翁百岁不但不屈从,反倒是激起了他心中无尽的怒火。

    “咔嚓”一下,被人擒着双手,他不能反抗,但嘴巴却是能动的。他一下子咬住那齐管家的手指,竟是将他的手指给生生地咬断了。

    “啊——”

    齐管家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断地冒出来。

    这一幕,也是将齐典给惊到了!

    不过,他一点也不心疼齐管家,因为在他眼里,齐管家也只是齐家的一条狗而已。他也不震怒,觉得翁百岁很放肆或者怎样,他只是觉得这翁百岁还挺好玩的。

    在他眼里,翁百岁已经不是一条狗了,而是一头桀骜不驯的蛮兽。

    他最喜欢驯服那些不听话的蛮兽了。

    他有专门的蛮兽场,里面关押的凶猛蛮兽何止百千,初来的时候,无不是狂暴不已,可现在呢,还不是全都变得乖乖的了?

    他训蛮兽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也越来越厉害,到最后,就没有他驯服不了的蛮兽。

    这人啊,一旦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就会觉得没意思。

    那蛮兽场,他可是好久没去了。

    而现在,翁百岁的反抗,倒是让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驯服人,可比驯服蛮兽有意思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齐典大笑着,如同疯子一般跑到翁百岁跟前,“好玩,太好玩了。快快快,把他们带到我的蛮兽场去。”

    蛮兽场距离齐家并不远,就在圣东地区。

    但没人敢阻拦。

    齐家在圣东的势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翁百岁和翁禄就被押到了蛮兽场。

    铁门打开,顿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呛的人喉咙难受。

    而比这更恐怖的,是铁笼子里面那一头头被打的不成形的凶猛蛮兽……

    他们原本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可现在,一个个无精打采地爬在笼子里,身上满是伤痕。

    在齐典走进来的时候,那些蛮兽的眼睛里,无不是透漏着畏惧和害怕。

    院子里,还躺着一具巨型蛮兽的尸体,场面惨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毛骨悚然,这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嘎吱——”

    身后的大铁门在关上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声音,将翁百岁的思绪从恐惧中拉回了现实。

    他浑身汗毛倒立,额头直冒冷汗……

    恐惧从四肢百骸蔓延上来。

    “齐老爷,我错了,我错了……”翁百岁吓的都快哭了,一步也不愿意往里走,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死死地抱着齐典的腿,哀求道。

    “哎呀呀,别呀,我这还没玩呢,你就求饶了,这也太没意思了。来来来,快起来,继续保持你倔强的性子啊。”齐典笑嘻嘻地说。

    只是,这笑容放在这样恐怖阴森的场景中,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快去,把他们丢到笼子里去。”

    “不要,不要啊……”

    翁百岁和翁禄苦苦挣扎着,只是,身陷囹圄的他们,如何能逃得出这炼狱般的地方。

    等待他们的,注定是惨绝人寰的日子……

    再说翁玲这边。

    虽和父亲赌气离开了翁家,但其实,翁玲心里还是很牵挂翁家的。

    自己都搬出来好几天了,父亲还不见来寻自己,翁玲反倒是先安奈不住了。

    这日。

    他实在忍不住,便跑回翁家,却发现父亲并没有在府中。

    询问后才得知,原来父亲几日前就去了圣东,说是去找齐家帮忙。

    翁玲起初有些生气,父亲宁愿去找齐家帮忙,也不愿意跟自己说两句好话,他心中,就没我这个女儿!

    但仔细一想,不对劲啊,就算是去圣东,这三天时间也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翁玲给父亲打电话,电话里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这更加让翁玲纳闷了。

    心里,莫名地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