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5章 我想和他们,一起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三最后五百人,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性命。

    终归是要一死的。

    活着已是重伤,失去了战斗力,倒不如在这最后一刻,选择燃烧自己,化身为尸鬼,和秦宗最后拼上一拼。

    一切没有那么悲壮。

    也没有那么难以抉择。

    就好像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神三在最后一刻选择这么做了,一切看起来就如此的顺其自然。

    夜空中,那首《神将》的余音,好像还在久久回荡。

    神三最后五百人……化身为了五百个丧尸,失去了自我意识,张开恐怖丑陋的牙齿,朝着秦宗人疯狂咬去。

    在速度、力量和爆发上,经过尸鬼大阵洗涤的神三人,也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台阶,在秦宗还没反应过来时,五百多个丧尸,已然咆哮嘶吼的杀到秦宗面前。

    他们发出嗷嗷的恐怖声响,眼珠子从眼眶中耷拉下来,牙齿嘴巴腐烂,脸上也出现了令人恶心的蜈蚣伤口,从伤口中,还流出黑色的浓水。

    “神家禁术·尸鬼大阵……”洛梓安呆愣看着,喃喃道。

    这是神家早已封印的禁术阵法。

    放弃自己的性命,归还性命于天际,最终化作尸鬼,而化作尸鬼的人,将不再是人,而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散关的人们默然的看着。

    人们没有多少惊讶,也实在惊讶不出来了。

    或许,在神三奔向散关,守护在莽山脚下时,每一个人,包括神三自己,都知道了最后的结局,该是怎样的。

    这世间,没有多少奇迹可言。

    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累累白骨叠加在一起,化作最后……所谓的奇迹。

    丧尸咬在秦宗人们的脖子上,咬在他们胸口上,他们的手臂上,他们肩膀上……一口下去,便咬下一大块肉来,被咬的秦宗之人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吼声,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像死鱼扑腾两下后,便没了动静。

    再过大概几秒后……看上去死了的秦宗之人,赫然睁开眼!他们的身子也开始被黑雾包围,双眼也变得空洞,身子也很快开始腐烂,崩溃,最后……成为了尸鬼大军中的一员,加入了攻击秦宗的队伍中!一旦被咬,就会被感染!这是尸鬼大阵中,最为恐怖地方,这禁术武技,将人化作丧尸后,还带有极强的感染性!若是任由这么发展,整个秦宗大军恐怕都会损失惨重!反应过来的秦明和宗天,迅速调整命令!秦宗实力不济的人,火速令其后撤,而顶上去的,尽皆都是秦宗主战力,哪怕如此,还是由一部分人,被咬到,哪怕只是轻微伤口,也立马倒在地上,疼痛挣扎起来,最后也变成了尸鬼。

    渐渐地,尸鬼人数不降反增!反而越打越多!这些失去了灵魂的尸鬼,就像一个个丧尸,疯狂的冲秦宗咬去,他们自带着强烈的毒素,一旦被沾染,就会被感染!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尸鬼冲入秦宗万军之中,不管不顾,只要见到一个正常人,就会疯狂的去撕咬。

    这些尸鬼,没有意识,也自然没有恐惧,哪怕面对秦宗万军,也丝毫不会退缩,进入到秦宗腹地之中。

    秦明不得已,只能令实力不够的快速后撤!直到战场上,剩下的都是武魂级别……大概三四千人,才终于控制住了尸鬼大阵带来的恐怖蔓延势头。

    一旦施加尸鬼大阵,虽实力得到很大提高,但那也是放在整体而言,单拿出个体来说,对于神伞豫、神烽这样的武神级别,实力算是减弱。

    应对群体武魂以上水平,尸鬼大阵的蚕食相对来说,就没那么恐怖了。

    不像刚才,尸鬼大军瞬间能让秦宗小几百人感染,根本挡也挡不住。

    “秦宗的底蕴……还是恐怖。”

    神逸泽重重吸口气,缓缓说,“武魂级别人物,多达数千……万古秦家,这称呼,的确不是白来的。”

    散关的人们早已说不出话来。

    看着一位位尸鬼倒下,他们心也在滴血。

    虽然,他们知道,神三的人其实在化作尸鬼的那一刻,就已死了,但真看到他们的身子倒下时,那种绝望、窒息的感觉,依然笼罩在洛神人们心头。

    绝望吧!还是绝望吧!这天际黯淡的星空,好似要从天空中坠落下来,将这种绝望的感觉,压在洛神人们心上。

    哪怕神三付出全体……也阻拦不了秦宗了。

    这是一场根本翻不了的战争,没有什么翻盘点可言,一切只能到最后,来一场英雄的落幕。

    一位位化作鬼的神三人倒下了。

    他们的牙齿,想要啃在秦宗人们的肌肤上,想要用‘咬’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替洛神再做出最后一丝贡献。

    可他们的牙齿,再也咬不到了……缠绕在他们身上的黑雾渐渐散去,一位位神三的人,没等遭遇秦宗攻击,跌跌撞撞跑了两步,将摔倒在地,死了过去。

    他们倒在地上,尸体也是黑色,他们拼尽全力,想要去‘咬’更多的人,但怎么也‘咬’不到了,尸鬼大阵的时间,也到了结束的时间。

    他们的力量、爆发和速度……在肉眼可见的流逝着。

    直到他们最后努力的跑了两步,倒在地上,死去。

    “别打了,全军后撤五十米。”

    秦明凝望着这样的场景,淡淡说。

    秦宗大军,火速后撤五十米,人们站在五十米开外,看着这些还在努力追赶他们的尸鬼,看着它们一个又一个倒下,就像一群飞蛾扑火,就像蜡烛的余晖,想要拼命努力,燃烧干净最后一丝光辉。

    飞蛾扑火……虽无法胜利,却也是世间,最美的悲壮。

    最终,神烽和神伞豫,这两具尸鬼,也倒下了……他俩在倒下的一刻时,努力握紧身旁的神三大旗,两人没像其他人一样倒在地上,哪怕到死,还依旧单膝跪在地上,以战旗为支撑,半跪在地,身子也渐渐黑化,成了死黑色。

    两人手中的两杆大旗,也同样没有倒下。

    就像固定在了两人手中,依旧屹立在半跪而死的两人身旁。

    那呼呼的寒夜冷风刮着。

    那两杆大旗,自始自终的立在两人身边,随着阵阵呼啸冷风,而连连起舞,‘神三’两个大字,在空中挥舞着,就像一个孤独的女人,在跳这世间,最后一曲悲壮的武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神三燃尽了最后一丝光辉,若将他们比作蜡烛,他们甚至将自己的灯芯,都给燃烧了个干净。

    作为人,既然已不能挣扎。

    那就去死,变成鬼,再继续守护莽山。

    这最后的挣扎,来的异常悲壮,就连天地也沉寂下来,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儿,还有那一股……悲凉的气息。

    洛神也说不出任何赞美来。

    倒不是神三配不上这些赞美。

    只是……他们知道,对神三来说,只是做了他们觉得应该做的事儿罢了。

    他们觉得这事儿该做,那就去做就好了。

    这已无关乎生死,无关乎性命,只不过还是那一如既往,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想着换一个活法,那就换一个。

    仅此而已。

    面对这样一群‘任性妄为’的家伙,又能用怎样的赞美去形容?

    赞美,显得太过俗套。

    low的要死。

    随后最后两位神三副团长倒下,神三只剩下最后一个光杆司令了。

    秦宗的人退出五十米开外,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在与神无明咫尺距离间,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尸鬼大阵也让秦宗损失数百人,而早已沉积在地上的尸体,人垒人的高,差不多有数千具了……比火葬场,来的还要震撼!鲜血顺着每一具尸体流出,形成众多蜿蜿蜒蜒的小血河,延伸向四面八方,而在莽山脚下的战场,就像一座尸海,给这些蔓延的血河,提供着新鲜的血液,自成一条条恐怖的河流体系。

    不管怎样,他们总是值得尊敬的。

    以至于,秦宗人们,也不想去打扰,这片刻的悲壮。

    孤军守莽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只不过这结局下,那永不熄灭的神将之魂,终将会长存世间,成为未来华夏武道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由两千余人的神三团,用性命,书写的一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