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4章逆水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时雨顿时闭口不言。

    屋内有暖气驱散着身体上面的寒冷,窗帘打开,外面白雪纷飞,帝诺雨看着棋盘上面叹息了一声,接着将空荡荡的茶杯举起来,时雨拿起茶壶倒了一杯,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看着棋盘上面说道“虽然说,每一场战争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那些在战争中命丧黄泉的人,既然已死,便不能够开口说话,他们的故事的版本,也全权有胜利者所掌控,所书写。”

    帝诺雨吹着茶杯上面的热气,悠闲的品了一口后再说“这盘棋,帝燚虽然已经赢得了最终的结果,但是你看,他死伤惨重,大元帅身边只剩下双车一马,可是我虽然输掉了,但是我还有一士一相一车四小兵,时雨,如果换一种规则呢”

    恩时雨没听明白的好奇问道“换一种规则”

    “是的,如果随随便便换一种规则,在棋盘上面,不能够将军,车不能够直行,马不能够走日,象不能够飞田,炮不能够隔山,如果每一步棋,都只能够像是兵或者卒一样,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前进呢”

    时雨看着棋盘,明显帝诺雨剩字更多,他诚实的说道“那必然是您赢了。”

    帝诺雨很认真的看着时雨说道“步入了时代或者社会的人,总是苦口婆心的教育着新人,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则的,给别人递名片的时候可以放张购物卡,握手言和之间可以送一块美玉,推杯换盏之间,可以和本素不相识的人很快熟络起来,称兄道弟,正是因为有这些心照不宣的规则,几方之间,便不看清楚的利益线所牵扯,养成了一种遵守规则的默契。”

    “因为我们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被告诫,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顺应时代,方可生存。”

    时雨渐渐的握紧了拳头“先生,你说的这些,给人感觉好像就是这样的。”

    生存,貌似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帝诺雨只是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缓缓说道“恩,如果象棋换一种规则,我才是赢家,我身边还有士,我还有出谋划策的军师,还有象,还有能够替我管理的大臣,还有兵,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可是你看帝燚还剩下什么一个光杆司令骑乘一匹马上面,身边是两辆战车,这样的人,全局观真的不够。”

    一个帝王什么都没有失去,唯独不能够没有全局观。

    虽然时雨感觉帝诺雨有点硬是要将黑的说成白的嫌疑,但是仔细想想,楚河仍在,汉界仍在,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帝诺雨站起身,背着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飘舞的风雪说道“世人都说,同样都是儿子,为什么我对帝燚是如此的偏爱,我本该是隐退世界的人,为了他的未来,却偏偏还要出山,四处奔波,卖我这张老脸,时雨,你说,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还特别强调道“实话实说。”

    时雨跟随了帝诺雨二十多年,对于帝家的事情一清二楚,他揣摩了一下抬起头勇敢的说道

    “我觉得君虹哥,是相当了不起的男人,他将世界管理的非常井井有条,而且他这份强悍,是独立在五大领导者之外的,换而言之,君虹哥是跟五大领导者平起平坐的男人,如果一旦有人打破了这种平衡,或者有人代替了君虹哥的位置,那也是世界改变的开始,而相比君虹大哥,帝燚就显得让人非常差强人意。”

    时雨很中肯的说道

    “但是并非是帝燚太窝囊和没用,而是世人都理所当然的将他和君虹大哥拿来对比,这样一对照,优劣,自然就会显现出来,优的会更加优秀,劣的,只会更加的劣质。”

    说的相当好,帝诺雨点头称赞他“你继续说。”

    “其实帝燚,无论是实力还是勇气,都不比君虹哥差很多,他缺的就是一份智谋与您刚刚说道大局观,这两样东西,能够通过后天性填补上去,但是如果不让他自己自由的飞翔,即便后天的弥补,那也是亡羊补牢,他不可能像君虹哥那样,处理事情做到泰然若之,井井有条”

    “而帝燚缺少的这些,正是您,先生,是您给他庇护的羽翼太过温暖造成的。”

    “而君虹哥的那些优秀,也正是您,先生,是您对他的冷漠和无情,而造成的。”

    “一个养尊处优,完全不需要去使用计谋和大局观,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洗澡水都是牛奶浴;一个风风雨雨,在阴谋诡计的包裹和战争的血肉中杀出属于自己的天空,先生,君虹哥是很懂事的人吧这样的人,是得不到任何的疼爱的。”

    懂事

    帝诺雨忽然想起来,帝君虹第一次从龙牙岛来到世界政府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就吃一碗饭就说自己吃饱了。

    后来洪冬去问他,他说龙牙岛的叔叔伯伯们告诉他,不要吃太多,会不招人喜欢。

    帝君虹是帝诺雨当年跟龙牙岛的波多琳所生的孩子,按照那种贵族意识来说的话,他就是一个庶子,而帝燚则是他跟正妻所生,帝诺雨对两个人的疼爱自然不一样,一个是严苛,另外一个甚至已经到达了放纵的地步,但是帝君虹上任“第六任”世界政府的全军统帅的时候,帝诺雨甚至让他将位置让给自己的弟弟帝燚,也是那个时候,那一场“兄弟之战”才开始点燃了导火线,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帝诺雨才慢慢的意识到,这个出身低微的庶子,心怀苍生天下,已经强硬的能够和自己博弈。

    身边更是有殿风雷、寇枭、高爵、大熊、黑骑士这些死忠强悍之辈追随

    而再看看帝燚,他简直没有一点是比得过帝君虹的。

    或许是私心,或许是望子成龙,帝诺雨不想让帝燚输给他,这份老年人自以为是的偏执与嫉妒,想要超过帝君虹的这份心,或许才是帝诺雨,一直扶持自己这个不成器儿子的理由。

    那种被人瞧不起的“庶子”鲤鱼跃龙门成为全军统帅,让帝诺雨无法忍受,在他的内心中,那只是他用情时候的一个失误,他对帝君虹没有任何爱可言,连这样的人都能够成为全军统帅,为什么出身高贵的帝燚,不行呢

    风雪之前,帝诺雨慢慢的握紧了拳头,因为时雨的话,真的是太扎心了。

    “先生,我很抱歉,但是真话有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刺耳又扎心。”,时雨站起身说道。

    帝诺雨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其实这些事情,他心里面也明白。

    但是他不会向任何人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固执的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错误。

    “血刀卫,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你们都是无父无母无家的孤儿,当时选择这样的你们,也正是考虑到你们能够肆无忌惮的替我杀人、办事,因为心中了无牵挂,时雨,我一直都非常的欣赏你,你的身上,有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

    时雨的品质

    “人常常被告诫要顺势而为,说别人喜欢听的话,做别人满意的事情,但是你却是一直坚持自己,甚至到现在看到帝燚,也不会叫他,你将你对他的漠视和瞧不起,直接表达出来,这很愚蠢,但是却非常的难能可贵,现在的年轻人,以眼力劲强悍、会拍马逢迎为傲,坚持自己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少的可怜了。”

    “谢谢你称赞我,先生。”,时雨表达谢意。

    接着,他话音一转“其实抛开先生对帝燚的那些扶持来看,先生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人,即便隐退多年,世界依然有你的传说和故事,多方大佬,也依然给你面子,联盟将军、杜非玉他们也依然死死的追随您,如果您的父爱,能够多少给君虹哥一点,世人一定会更加尊敬您的。”

    “我的父爱之所以遭到唾弃,是因为帝燚还没有成功,到他功成身就的那一天,到他懂事的那一天,他也一定会明白我为他做的。”

    帝诺雨看着眼前的雪花苦涩的笑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的儿女,全部都很讨厌我,我这一生,最错误的事情就是破坏了统帅和父亲之间的平衡,一步错,步步皆错,可是你不能够认错,只能够错上加错。”

    随后帝诺雨的脸上出现了释然的表情,他转过身拍了拍时雨的肩膀“谢谢你,今天跟我聊了这么多,也让我认识到了很多东西,战争即将开始,时雨,像以前一样,血刀卫与帝家,共同进退吧。”

    “先生,这次的战争是白色政府倾其所有的战争,您确定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吗”

    帝诺雨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摇摇头“如果这次失败了,我们将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xxxx

    月光像是一头毫不讲理的野蛮人一样,一脚将星光踩碎,而即便破碎的星光凋零,在夜幕下依然非常的漂亮美丽,天空中日夜交替,风云变幻的这几天,不见太阳,这片苍穹下的大地,始终都被凛冽的寒风与阴冷所充斥。

    蛮荒皇宫里面,比起坐以待毙,夜宴的到来,倒是让情况明晰了不少。

    “这段时间,帝诺雨真的非常的不低调。”,慕千帆看着映照在巨墙上面的资料讲解道“这四五天的时间内,一共有三千多架航班在俄罗斯起降,根据上面的人员名单,不难看得出来,很多的势力都已经纷纷的抵达了俄罗斯,跟白色政府汇合,目前,我们手中掌控的讯息后,灵宫的海棠,的确率领着灵宫众人抵达俄罗斯。”

    他说到这里看了黑鹤一眼,意思是当时诸葛桐神的情报跟现在的调查,是吻合的。

    “除了海棠之外,由落焱带队的四圣骑,联盟将军率领的大型兵团,以及前两天蛮荒发生的地底人事件,上百万的地底人全部都离开了蛮荒前往俄罗斯,由地底之王高弗雷所率领。”,慕千帆说到这里看向唐袭“唐老大应该跟他很熟了。”

    当然熟,当时唐袭进攻蛮荒的时候,地底人军团还是盟友呢,不过后来高弗雷被抓去监狱岛了,难道是刑满出狱了吗这么快就出来了。

    “除了这些以外,时代里面有十三个新人团队加入了白色政府,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破甲者率领的新人团队,目前这个队伍里面有悬赏金超过五亿的家伙,当然了,白色政府麾下目前最强的助力,便是大西洋的东南西北四海皇族,这四海皇族相当于四个国度,而且全部都是世界政府的百国之中,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加盟国,实力非常的强劲,目前,白色政府掌控的俄罗斯和我们蛮荒中间隔着一片海,形成对峙之势。”

    “可能还有多股势力的秘密加入,我们无法探测到具体的人或者团队,但是我们会尽快的掌控资料,至此,汇报完毕。”

    一声声“辛苦”的声音中,唐袭也表态“千帆最近东奔西跑,真的辛苦了,真的很感谢夜宴的诸位,能够这么关键的时候助力我们蛮荒,短短几天便能够掌控这么多资料,真的是有一种为我们驱散眼前的阴霾的感觉。”

    “唐老大客气,蛮荒就是家人一样的存在。”慕千帆谦虚的说道。

    “前段时间抓住天仇的那支队伍,现在有情报吗”,冯姑娘很关心这个问题。

    那片战场后面是墨玺独自去调查的,她站起身说道“这个组织,是影子般的组织,只有在特殊的时期才会出现,调查起来虽然相当的费力,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当年帝燚和帝君虹的兄弟之战,我们询问过一些战后尚存的人,得到了这个组织的消息,这是草图。”

    墙壁上面,出现六个人的形象,虽然只是草拟,但是已经很接近了。

    “组织的名字叫做血刀卫,是帝诺雨亲自培养出来的组织,是对战刀这种武器,领悟到巅峰的组织,成员都是世界各地帝诺雨亲自挑选的,所以他们的天赋极高,而且忠诚度极高,每个成员的特征都不一样,六个人,六种刀,六种刀法的巅峰。”

    会议上面的很多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种组织是比较可怕的,只负责纯粹的杀人的组织,真的已经很少了。

    血刀卫蝎子默默的念着,然后摇摇头“我也没有听说过,这么说来,这个组织做事情的风格,属于很干净的那种,连蛛丝马迹都处理的很干净。”

    如果找到的不是当年兄弟之战的人,确实很难调查道,墨玺点点头,墙壁上的幕布上面渐渐的出现了一行行字。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蛮荒护国六大队长之一的情主念着念着“一首诗”

    “这首诗叫做春夜喜雨,血刀卫的六个名字,从这首诗里面出来,目前只知道队长叫做时雨,还有一个叫做夜官,其他人虽然不知道,但是从诗里面推算应该都能够推测出来,他们的具体特征,估计还需要再调查。”

    冯姑娘点点头,目光中出现深思,血刀卫,别人不知道,她当然知道,第一次听说的时候是在老国王那里,老国王说当时帝诺雨当时派遣一支部队,偷袭帝君虹的后方,那真的叫一个惨,当时后方是医疗阵地,所有的医疗兵、受伤的将领、数不尽的战士,统统都被屠杀的一干二净,而且其速度之快,连第一反应过来的帝君虹赶过去支援的时候都来不及。

    如果血刀卫真的是一个负责偷袭后援的团队,那么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种队伍,很难练成,因为战争开始,双方的后方那可是重中之重,涵盖着食物、物资、支援一切一切全部都在后方,既有专人看守,更是严密,堪称铜墙铁壁,如果血刀卫连这种屏障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屠杀,那么蛮荒对他们,真的要重视起来。

    “至于当时直接将天赐和天仇打的不能够还手的东西,叫做镇魂钉。”

    幕布上面出现了镇魂钉的图案,看起来,就是一颗普通的钉子,但是墨玺强调“别小看,这东西之所以被称之为邪器,一是不认主,二是对能力者、血统者、体术者这些人全面伤害,因为属性太过于逆天,一直都被天空的圣域守着,不会轻易的拿出来,没想到白色政府有,我也是咨询了我们天空圣域的同事,才知道是天火的牢狱的雷狱长借给帝燚的。”

    “那不是比屠兽圣武还要厉害”,医邪倒抽一口凉气。

    “哼。”,墨玺淡淡一笑“不认主的邪器,反噬起来,也是极其恐怖的,邪器没有天敌,镇魂钉,同样也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个东西。”

    白色政府现在手中持有的筹码,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差不多一半了,而通过前几次的试探,相信白色政府对于蛮荒的大概形式,也已经掌握的差不多。

    这次的战斗跟以往的全部都是截然不同,没有哪一方坐以待毙,更没有哪一方主动开始发动进攻,双方都在养精蓄锐的同时,也在虚虚实实的打探着对方的底牌。

    谁一旦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线,那么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打破平衡的战争。

    因为失败的哪一方,注定退出这个历史的舞台,且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哗哗哗”,俄罗斯和蛮荒之间的大西洋的海洋上面,海浪狠狠的拍打在礁石上面,海棠的墨绿色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着,遥望着前方的海平线,看不到蛮荒的地平线,但是她知道,一海之隔前,便是蛮荒。

    灰色的天空下,一只白鸽站在了海棠的肩膀上面,声音自虚空中缥缈而来“这不像是你的风格,更加不像是你的特点,甚至,都不符合灵宫的一贯准则。”

    “如果你是来劝说我放弃的,我觉得还是就此罢休,东西我已经收下了,灵宫不得不参与此次的战争。”,海棠的表情很平淡,也不像是一怒之下做出来的选择,相反,她更多的想要表达,这个决定,是自己深思熟虑之后才抉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